生产队长的资格

  • 时间:2021-11-24 04:35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生产队的夏夜,蛙声四起。微风吹动着小溪两岸的麦浪沙沙沙,月光下映射出社员们挥舞着割麦的镰刀。晒麦场上传来脱粒机怒吼声。田间通向打麦场运麦的人力车,排成长龙。三个小时的夜班,就结束了10多亩小麦割运。队长下令:吃饭!

  锅勺快碗的叮当声,奏响了农忙食堂的交响乐:鸡蛋醪糟汤、肉饱馒头、油条,看管果园的老汉送来黄瓜、西红柿、香瓜之类的水果解渴。

  队长说:“听好了,今晚的第一个任务,收割十五亩麦子已完成;接下来要把今晚所做的餐食全部吃光,谁吃少了,就证实你没卖力气干活。平时我们可以省吃俭用,这麦收嘛,是龙口夺食,咱农家人关键的关键。

  听听,能抓住时令节气主次的领头羊,思维能力就是高;看看,繁索的农忙杂活,安排的井井有条,就是名符其实的队长。

  队长,不只是思维能力强,吃苦在前享受在后,也不仅限于大公无私。更关紧的是称得起"父母官”。

  刘大牛麦收时中署昏倒,队长吩咐副队长坚守农活领导岗位。他拉着平板车把大牛送到卫生室。

  紧张的农忙,往往是家庭矛盾激化的盛期。赵婶和儿媳摔碟砸盆的大吵大闹,队长找上门劈头盖脑地训了婆媳俩,一家人在笑声中解围。

  队长,不只是会口头训人,更关紧的是有资格训人。李群山爷儿俩,农忙心中烦燥,吵闹之下,儿子不但破口大骂,冲动之下把父亲推倒,被社员告了,队长冲进院子,狠狠打了个耳光。当派出所来抓人时,队长的一句:“没有的事,我能解决好。"支走了民警。儿子抽泣着说:“队长叔,我错了,下不违例。”

  生产队,即是人才倍出,又有短缺不足,队长的合利运筹,调理,取长补短,才能保证集体力量的强大和凝聚。正如“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。”

  队长是生产队里几百双眼睛的焦点。你可以公报私仇、畏强欺弱,但是,你逃不脱横眉冷眼的责骂。你可以无耻地贪财图利,最终身败名裂下架,民众是鉴证者。